行业解决方案获取
来访预约
恒远科技张永文:新基建下如何深耕工业互联网价值 发布时间:2020-04-20

进入2020年,“新基建”前所未有地进入到政府决策层的布局之中,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一同被纳入“新基建”重点领域。在此背景下,面对日渐繁荣的制造业转型服务市场,如何运用核心标准、技术和平台为工业制造企业带来最大利益,成为摸索中的互联网企业最迫切思考的问题。在此,恒远科技总经理张永文为我们解读新基建下如何深耕工业互联网价值。

 

恒远科技总经理张永文

    一、关于“新基建”请您谈谈在工业制造领域哪些方面需要重点突破,如何快见成效呢?

 

  “新基建”包含了7大领域,其中跟工业制造领域技术相关的有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从5G、工业互联网、到大数据到人工智能,是有逻辑关系的。5G奠定了新一代网络基础,它的高带宽、低延时会解决工业数据的传感、连接、获取、计算等最基础最基本的问题;5G+工业互联网给工业大数据提供了一个通道,当有了大量的工业数据,形成数据湖或数据中台之后,才可以搭建各种模型和算法,才会形成人工智能的一些应用场景。

  从国家层面来说,目前我国的工业结构在全球产业链中处于中末端,例如钢铁、化工、纺织是我国工业中占比较重的,这些产业相对是旧动能,新旧动能转化的主要战场在这里。在顶层设计上,新基建的提出,会给这些产业带来颠覆性的创新发展。今天主要讲工业互联网,个人认为,工业互联网重点是连接和数据,通过数据的获取、分析、计算、赋能最终达到产业供需平衡,提高产业或社会的资源配置效率。消费互联网解决了需求侧的问题,我们通过网络,会获取到想要的物品,但问题是从需求侧到商品的制造环节——供给侧,是没有打通的。所以国家一直提倡去产能化、去杠杆化、供给侧改革,其实是想真正做到供需的平衡,把社会资源优化配置。

  从制造业实践层面来讲,我国是全球工业产业链最完整的国家。全球500多个工业的细分领域,在我们国家全部具备。但是在这些领域里面,要说做到世界领先的,相对较少。因此,在新基建背景下,对制造业的重点突破口,我谈一下个人的一些认知:

  1、5G内网改造。首先要实现企业内部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管理。企业现在使用的包括OA、ERP等办公系统,这些现有的网络就可以满足。但是,工业的核心是人、设备、产品、订单的连接,形成一个新的工业互联网生态。例如,设备需要跟人去交互,跟物料去交互,这对网络的速度和稳定性要求就非常高了。5G网络的高带宽、低延时、泛在化等优势就很好的解决了这些问题。5G内网改造,是目前企业从国家层面、从企业内部需求层面必然要去做的事情。

  2、我们国家现在做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在全国应该有3000多家,山东省也倡导要打造100个行业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现状是,大家都在做工业互联网平台,但是平台上面没有数据,或者说数据量严重不足。平台设计很多模型,但是没有企业的数据上来,没有企业的设备数据上来,没有企业加工产品的数据上来,怎么去分析产业链、数据建模?更谈不上机器学习。

  所以,我们建议从企业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去做。为什么?企业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往往适合大型装备制造企业,比如汽车、海工装备、矿业装备制造企业,一个成品需要的零部件可能是上万,要面临供应链协同制造的问题。我们需要连接产业链上所有的供应商,从订单进来到采购、到内部的制造,到交付到服务,放到一个平台上去协同完成,这是一个企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

  当企业级平台获取的数据足够多了,企业间信任关系和利益交换稳固了,数据安全法规与技术更完备了,企业是愿意开放、共享一些关键性的数据的,那时,供应链、产业链上下游数据壁垒打通了,数据孤岛破处了,就能支撑行业级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构建,然后形成新的产业链与价值链,形成了供需平衡的产业生态、数字经济生态。例如,在我们国家有很多产业集聚地,浙江的玉环县是阀门生产集聚地、山东的滕州是数控钻床的生产集聚地等等,这些行业集聚地的共同特点是,制造用的原料基本相同,用的加工设备类别相似,工人的技能需要一致,它就能形成一个行业级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在这个行业级平台上可以有材料的供应,有人员技能的培训,有订单的获取等全价值链的协同。但是,目前这类平台面临的问题是,行业用户为什么要把数据要放到平台上,开放数据后怎么保证用户的数据安全?所以它的发展也面临困境。所以说,通过搭建自己的企业级平台来推动行业级平台的建设,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3、小微制造企业可用轻量级的工业SaaS产品。例如,总价格10万块钱的产品服务,可以分五年付清、分三年付清.甚至一个月一个用户可能只需几十块钱,可以同时开几个帐号,成本很低,灵活性也大。

  二、对于大多数中小制造企业,并不具有从头构建工业互联网架构的可能。您认为中小制造企业引进工业互联网的最佳路径是什么?

  个人认为数字化工厂是工业互联网的主要战场。其中包含了数据采集,协同制造、数据连接等工业互联网的场景。从企业推进的角度来看,我们理解有两个维度,一个纵向集成,一个横向集成。

  横向集成指的是企业物料流和信息流的协同,比如说从接到一个订单到采购一个部件,到入库、检验、加工制造,再到质量检验、发给客户,这条信息链的协同要做成。这是一个粗线条的描述,但它解决的就是企业订单交付准时率的问题,它降低了生产周期,降低了库存。往往中小型企业都处在这个状态,所以我们认为先把横向的协同制造做起来。目前通过我们的经验总结,一旦一个小微中小企业能实现协同制造,它的准时交货率基本上都会提升20%左右,库存的库存能降低20%左右。

  纵向集成主要聚焦在车间的工位(人机料要素的结合)。当横向的这条信息链进行得很顺畅的时候,就会产生很多纵向应用的创新点,我们叫它“数字工位”。“数字工位”就是要聚焦到一个工人工位和一个机器设备上去,这是给企业直接产生效率和质量的地方。“数字工位”将来会形成什么样的效果?它就像小孩玩积木一样,你在自己工厂形成了无数个数字工位,你可以拼成你想要的生产工序、生产流程,你可以进行数据的交互、组装,非常灵活。但这一部分对我们的传统工业来说,我认为三年之后做可能更合适。为什么?目前我们大部分是低附加值的产业,当然也有高附加值的产业,但是它毕竟较少。比如刹车盘的制造精度没有生产圆珠笔头上的圆珠那么高,此时,“数字工位”对他来说短时期是没有意义的,他更需要的是你快点把这个物料给我,你什么时候要换刀具,节省我的时间,这是协同制造层面的。

  所以我个人认为,中小制造企业引进工业互联网的最佳路径,应先从横向协同制造出发,把企业内部的以订单流动为主的信息流和物料流打通,解决它协同制造的问题,提升交付准时率,缩短生产周期,降低库存等等,这是一个浅显易懂的过程。当实现了横向数字化之后,再去专注到数字工位上,解决效率和质量的问题。

  三、新基建下如何深耕工业互联网价值做一个小结

  我认为工业互联网是我国工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非常必要的一个工具。对我们这些方案服务提供方来说,要耐得住寂寞,脚踏实地的把产品做好,持续提升产品的成熟度,为客户提供更智能的增值服务,这才是发展之道;企业用户应很好的接受互联网平台企业的新理念、新技术;资本方也要静下心来,真正的花时间去培育有潜力的解决方案和行业级平台企业成长,政府也要投入更多的政策力度,培育这样的企业。引进平台企业很重要,但是培育更重要,当地企业熟悉当地的生态,这是我们从政府、企业用户、资本方和平台服务方提出的一些建议,供大家参考。